EN

从奥运到亚运

2022/09/23 16:11

  从2008到2022,北京成为世界上首个”双奥之城”,而杭州的发展一样让世界惊叹。尤其最近这些年,借着筹办亚运会的契机,杭州的变化更是日新月异。期待明年此时,就像这首城市推广曲唱的那样,杭州向亚洲、向世界展现最美的风景,谱写新的传奇。

  从2008到2022,作为一个体育媒体人,有幸深度参与了北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和杭州亚运会的筹办工作,见证了中国十多年来承办大型国际综合赛事的进程和变迁,在今天,亚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节点上,忍不住又开始回顾与展望。

“为梦想 千里行 相会在北京”

——《我和你》

  那是2008年8月12日的夜晚,北京朝阳公园沙滩排球场,奥运会的沙排比赛进行到了第四个比赛日的尾声。

  度过了开幕式前后几天的手忙脚乱,经历了一系列突发状况的考验之后,我们对自己的准备工作更加有了信心。此时,球场上气氛热烈,赛事进展平稳。而我也得以抽空,在看台上陪着来看比赛的家人坐了大半个小时。眼前灯光如昼,健美的选手,激烈的比赛,动感的音乐,欢乐的人群。5岁的女儿坐不住了,随着体育展示的节拍跳起了舞,自得其乐。我拿起数码相机在边上拍视频,当一阵晚风轻拂过脸颊,仿佛嗅到了梦想成真的甜。

  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工作,于我而言,是属于“实现儿时梦想”级别的人生大事。

  每个男孩子都有一个体育的梦。也许是从小长在远郊,习惯撒欢奔跑,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是学校田径队的成员,跑100米、200米,博尔特般的项目。“运动生涯”最高光的时刻,或许是一次参加完市里的运动会,从体育场回学校的归程上。体育老师蹬着三轮车,而我坐在垒得高高的海绵垫上,手捧着奖状,穿过半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骄傲得像个凯旋的将军。

  原以为体育只是一生的业余爱好,但此后是一系列的机缘巧合:1999年,我从银行职员转身变成了一名体育记者;隔年,在悉尼还有了现场采访奥运会的经历;而当2007年年初,我走进北京北四环中路的奥运大厦,开始成为一名奥组委工作人员时,“看奥运、写奥运、办奥运”的三部曲开启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篇章。

  与我一起报到的还有来自全国11个省市的其他66名媒体从业者,经过三轮严格的中英文笔试、口试和面试之后,最终被选中借调到奥组委工作。这些人爱体育、懂媒体、会外语,大多数人都已有较丰富的从业经验,正值家庭稳定、事业精进的时期。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家乡脱离原单位“北漂”两年,绝不仅仅是把它当作一项工作,更因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有着各自的奥运梦想。

  从这种意义上说,奥运会给了许许多多普通人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而那年的8月8日,也是无数国人圆梦的一天。那,就是后来所说的中国梦吧!

“我家大门常打开 开放怀抱等你”

——《北京欢迎你》

  2007年4月,在北京城开始飘起杨絮的时节,我来到朝阳公园沙排场,在这里一直工作到奥运会结束。

  在国内,中国女排妇孺皆知,沙滩排球却完全是个冷门项目,普及推广难度颇大。而在欧美,这项集“阳光、沙滩、性感”于一身的3S运动极为风靡,在美国的奥运会转播收视榜上,能排在各项目前三。

  这种体育及文化上的差异,在不久之后测试赛的观众看台上一目了然:在一边,国内观众聚集在遮阳篷下,戴帽子、撑阳伞,有的人还袖套外加“脸基尼”,是能遮多少遮多少。而另一边,不多的外国观众却偏爱阳光直射,戴个墨镜,一身短打,是能露多少露多少。两边看着彼此,都抱着深深的疑惑。

  当然,更多的不同还是来自于工作的理念、规则。比如,我的工作领域—媒体运行。

  媒体运行,不是采写报道,不是新闻宣传,更不是媒体运营。简而言之,这是大型赛事组织者向全世界各类新闻媒体提供的一整套设施与服务的解决方案,是国际化、标准化的媒体服务。而在北京奥运会前,这个领域在国内几乎是空白。

  空白并不可怕。北京奥运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开放的心态办奥运,乐于学习,勤于沟通,善于结合。由此,北京奥组委有了国内第一个媒体运行部。与国人熟悉的新闻宣传部相比,媒体运行更强调将媒体作为服务对象,而不是信息传播和管理的对象,更关注细节和标准,并通过服务建立起一种对待媒体的新观念,“善待媒体”正是北京奥运会树立的一大原则。

  开放办奥运,还来自团队的多元与合作。拿沙排团队来说,场馆主任是区委统战部长,常务副主任是北体大副校长,竞赛主任是体育局副局长,秘书长是体育总局一位处长,安保主任是属地派出所所长……很难想象这么一个由部长、校长、局长、处长、所长等组成的班子,更何况,团队中还有不少外籍人员。

  所有人知识背景、从业经历迥异,甚至连话语体系也互不相通。彼此理解,求同存异,形成互补,才能最终达成共同的目标。场馆的转播经理是一位长着一张雕塑般脸庞的希腊姑娘Roula,赛前赛时大量的转播问题需要协调,而我常常需要在书面报告“尊敬的某某主任”和电子邮件“Dear Roula”之间随时切换。北京奥运会让很多人真正了解了国际化合作,也开始体悟到什么是将国际惯例与中国国情相结合。

  20个月的筹备,16天的精彩。期间,也有不少听上去惊心动魄的故事。比如,开赛第一天,美国排球队因为有教练家属意外遇害,直接打乱了所有赛前赛后流程;比如,俄罗斯格鲁吉亚突起战争,隔天一场双方的沙排比赛被媒体挤爆了新闻发布会;再比如,科比带着梦之队到访探班,引发大量人员聚集,最后躲进了媒体工作区……

  好在,凭着完备的预案、团队的合作,一切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置,最后成为美好的回忆。

“在故乡 在远方 都一样闪亮”

——《雪花》

  再度与奥运结缘是1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了,作为杭州亚组委的跟班学习人员,我在今年1月到北京冬奥组委工作了一个月,见证了冬奥会筹备冲刺和赛事运行的最重要阶段,也顺带实现了自己“双奥人“的小目标。

  北京冬奥组委,位于西郊的首钢园区。当年,为了配合2008年奥运会的环境整治,北京首钢整体搬迁到了河北。没想到,十多年后,作为工业遗存的首钢园区以这样的方式再次为奥运做贡献。

  冬奥组委赛时是冬奥会的大脑,指挥中心,但走在首钢园区,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忙碌,最直接的感受还是安静。庞大的三座高炉不再沸腾,静静伫立在秀水湖旁,越过头顶的钢管已锈迹斑斑,街边名叫“茶缸儿”的酒吧,仿佛还能听见昔日工友们大碗喝酒的喧闹。偶尔有一辆在实验阶段的自动驾驶汽车静静驶过,提醒着人们周边一个个高新技术企业正在迅速生长。

  首钢园的变化似乎也折射着14年间两个奥运的不同,以及北京这座城市,乃至整个中国在气质上的变迁。

  2008年,是气氛热烈的,情感浓郁的;2022年,是气质清丽的,自信从容的。

  我们不再需要向世界说明“我是谁”,也不再是恨不得要把家里的宝贝全都拿出来给客人看了。北京冬奥会,在专业上依然追求极致,在心态上却平和、从容了许多。绿色、科技、文化成为了关键词。人们记住的不仅有中国健儿最好的运动成绩,竞赛场馆里世界上最快的冰,转播史上最高的收视率,更有最大胆的微火火炬、全面实现碳中和的不凡成绩、“冰丝带”“雪如意”等饱含中国元素的场馆,24节气的创意,还有成功出圈的冰墩墩。

  文艺是时代最好的缩影。从1990年的“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到2008年的“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再到2022年的“千万雪花,竞相开放”,从高亢激昂的宏大叙事,到深情款款的关注你我,再到童声悠扬讲述一片雪花的故事,身段或许更柔和了,内心却是更强大了。

“超越今天让未来铭记,

这座城市会有新的传奇”

——《最美的风景》

  北京奥运会结束后不久,在2013年第12届全运会的申办中,浙江再次受挫。当时我曾判断,在可见的将来,杭州还并不具备举办大型国际大赛的机遇和条件。

  “错”得很彻底,“错”得很开心。还是小看了杭州,更小看了时代的发展。

  从2008年到2022年,北京成为世界上首个“双奥之城”,而杭州的发展一样让世界惊叹。尤其最近这些年,借着筹办亚运会的契机,杭州的变化更是日新月异。

  期待明年此时,就像这首城市推广曲唱的那样,杭州向亚洲、向世界展现最美的风景,谱写新的传奇。

从2008到2022,北京成为世界上首个”双奥之城”,而杭州的发展一样让世界惊叹。尤其最近这些年,借着筹办亚运会的契机,杭州的变化更是日新月异。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

为了查看本网站并享受更好的在线体验,
请免费更新您的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