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飞檐走壁、遍历山川湖海 致敬攀登者

2022/05/12 16:19

  有趣的人生,一半是烟火日常,一半是山川湖海。

  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人喜欢躺着看,有人喜欢走着看,还有人偏好爬山的升级版——攀岩,来品味登临绝顶的快意。

  粗糙的岩壁、紧绷的躯体、滴落的汗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攀岩人对登顶的渴望。这项由登山运动衍生而来的极限运动,分“速度”“难度”“攀石”三个类别,倚仗的是体力、耐力、智力累加后的综合能力。

  在去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上,攀岩项目首次入奥。同时,攀岩也是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当下,攀岩正随着户外拓展休闲热打开知名度,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打卡尝鲜。

  在飞檐走壁的自我挣扎中,他们逐渐明白,最美的风景藏于高处。人生苦短,唯奋起而已。

image.png

图为5月4日,浙江代表队运动员陈勇辰在男子两项全能(攀石)比赛中。当日,杭州亚运会国家攀岩集训队(全能组)选拔赛在贵州清镇市举行。 据新华社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三面石壁一面窗。空气中满是镁粉的尘埃。年轻的学员们仰视“峭壁”上密密麻麻的岩点,大脑中飞速计算过攀爬路线,再一遍遍发起“冲锋”。

  这里是桐庐县江北体育馆,拥有室内与室外4面人造岩壁,最高的岩壁有15.5米,最陡峭的一面到达了50度倾角。自2019年起,杭州开始组建青少年攀岩队,在全市选拔攀岩项目的运动储备人才,其中一支就在桐庐,由桐庐县青少年体校负责培养,这一举措被称为“市队县办”。

  “我们在全县中小学校中选拔种子选手,下沙也有一处选拔点,最终从这两处择优选出能代表杭州的专业队伍,参加竞技比赛。” 桐庐县青少年体育学校校长俞青介绍道。

  对比我国其他省份乃至省内其他城市,杭州的攀岩之路起步较晚。2018年浙江省第十六届运动会结束后,桐庐县争取资金,决定引进攀岩项目,在江北体育馆增添场地设施,招揽专业人才。短短几年时间,这里已成为国家级青少年攀岩训练基地,走出了3位全国冠军。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样的精神非常“攀岩”。当别的孩子忙于学习玩耍,桐庐青少年集训地的学员们已习惯了在岩壁上挥洒汗水。

  这些攀岩小将的年龄从7岁到15岁都有。他们利用节假日和晚上的课余时间,将全身肌肉反复“捶打”。高强度的磨砺,塑造了他们大无畏的勇气。他们也许看起来灰头土脸,却个个乐此不疲。

  今年读大班的胡佳瑜和李佳诺,学习攀岩前后相差半年,是教练眼中的“潜力股”。“她俩属于有兴趣也有天分的学员,可以朝专业运动员方向发展。”基地教练朱兵义表示,胡佳瑜活泼好动精力充沛,擅长速度赛,最快12秒就能攀爬完15米的岩壁,而李佳诺擅长难度赛,喜欢研究攀爬线路,走的是技巧路线。

  现在好苗子们离真正成材,还缺实战经验。目前,桐庐县少体校依托属地学校联合培养了70多位攀岩学员,其中的佼佼者很快就会得到机会脱颖而出,参加今年的省运会及2023年的全国青年运动会。

image.png

桐庐县青少年体校的队员在第二十届杭州市运动会攀岩比赛中。

  攀岩,将引领他们登高望远,去征服人生更大的舞台。而这一切的实现基础,是强大的教练团队和持续的资金保障——培训“难度”和“攀石”两个项目的朱兵义,是攀岩国家级定线员、国家初级攀岩指导员、国家攀岩队(中韩对抗赛)技术员,带起徒弟来张弛有度,很受学员信赖。

  此外,200多万的人工岩壁打造费用以及每年10万的岩点维护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正是队员的肯吃苦与团队的肯投入,造就了勇攀高峰、不落人后的竞技队伍。

  而放眼全杭州,杭高钱塘学校、浙大紫金港校区等知名院校都建起了自己的攀岩墙,攀岩进校园俨然成了“双减”后的时髦事。“咨询的声音越来越多。今年我们计划与华东师范大学附属杭州学校合作,开设攀岩拓展课程,同时以这里的师资场地为基础,组建专业的攀岩俱乐部,为普及这项运动做出贡献。”俞青说。

铆足劲向上看风景这边独好

  在杭州老一辈的岩友眼中,灵山景区、南高峰、宝石山的自然石壁,都是野攀的好去处。一览无余,远眺江河湖海如画。慰藉他们一路辛劳的,将是钱塘江与西湖的胜景,不出市区,尽享野趣。

  也有人偏爱乡野。比如,曾举办浙江省首届水上攀石大赛的临安高虹镇狮子山,“崖石雄踞,状如狻猊”,作为国家登山协会攀岩考核基地之一,吸引着众多海内外游客来此攀岩、爬滩、观花海,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又或者,云蒸雾绕、怪石嶙峋的桐庐纪龙山,与“瑶琳仙境”隔江相望。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优势,引得各地的探险爱好者们一次次登门挑战。

  在桐庐县瑶琳镇桃源村神仙峰,有处户外拓展基地,自2010年与北京的国际学校合作开发出首条攀岩线路以来,围绕溯溪、攀岩、速降等“硬核”运动,逐渐发展为集吃住游一体的综合体验点。

  “这里的山、水、洞资源非常好,尤其适合开发休闲户外运动。又与垂云通天河等周边景点相连,增加了可玩性。”基地负责人朱锡华说,“大约2015年开始,江浙沪的攀岩热上升,也引来了江苏、上海等地的学生来这上拓展课。”

image.png

朱锡华

  疫情冲击前,基地生意兴旺,最火爆时一天要接待2000人,能产生10万的营业额。朱锡华本也是户外运动爱好者,后来逐渐把重心放在了经营上。基地早早取得了国家高危行业经营许可证,现有专职教练5名,拥有中登协颁发的户外指导员证书,为极限运动增添了必要的安全保障。

  神仙峰下,朱锡华和教练陈广棋十多年的友谊也称得上“神仙”。两人因共同爱好户外运动相识,一个子承父业,照看经营,一个退役转型,负责培训。只是工作之余,陈广棋还在坚持自己的攀岩路。

image.png

陈广棋

  如果说迷宫是种平面的解谜,那么一方岩壁就像是道立体的题。岩壁是题面,岩点上写满可能的路径。陈广棋对着神仙峰已开发的10条线路,“求解”了许多年,至今没能全部拿下。

  “空了就来尝试,这里离我住的地方开车只要十来分钟”。抓、握、抠、推、压,在一次次濒临极限中,今年36岁的陈广棋练就了一身好体魄。

  曾经,他在浙江舟山服役,负责新兵集训,其中的项目与攀岩有内核上的相似,这让他感到亲切,很快迷上了攀岩。而在此处,敢于向上发起挑战的人,从五六岁到六十多岁都有。陈广棋并不孤单,倒是朱锡华,肩负着疫情之下复兴基地的重任。

  “瑶琳镇是华夏旅游第一镇,一向重视文旅产业。我们申报新项目时,也得到了政府层面的资金补助。”见识过瑶琳仙境的鼎盛期,朱锡华希望家乡的旅游经济能迎来下一个春天。

瞄准周边群体点燃共富活力

  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火了户外野营基地。“‘精致露营’毛利率高达70%”的词条一度冲上热搜。有人调侃道,仿佛整个朋友圈都在“露营”。而这正是朱锡华的转型思路。

  从批量大单、“硬核”项目到精致高端、多元经营,新形势下,擅长自我革新的乡村旅游再次卷了起来。

  一方面,紧跟市场拓展项目,升级场地设施,将登山攀岩、徒步穿越、高空速降、溶洞探秘、飞拉达等野外项目,跟真人CS对战、卡丁车、彩虹滑道、悬崖秋千、野味烧烤、帐篷野营等休闲项目串联,打造可能“出圈”的轻奢网红打卡点。

  另一方面,推出几人团,通过美团、抖音等平台引流,争取“散单”。“以往选择户外拓展的多是企业团建和夏令营,动辄百人团,火爆时我们甚至来不及接10人以下的单。”朱锡华说,“而现在短视频兴起,具有网红气质的场地项目容易走红,高端露营加户外运动的模式渐趋流行。”

  2018年,瑶琳山地拓展运动小镇入围第一批浙江省运动休闲小镇培育名单。“体育+旅游”的明确方向,第一年就给小镇带来了128.1万人次的客流量。

image.png

  为迎亚运,临金高速桐庐段和杭淳开高速也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一旦通车,将会为桐庐县发展户外旅游带来重大利好。

  届时,瑶琳镇的户外休闲基地和分水镇的滑翔伞基地将真正成为杭州市民郊游的后花园,实现“路不远,行不累,就能露营骑行漂流烧烤钓鱼看星星……”的小确幸。

  朱锡华对未来充满信心,当前,神仙峰户外拓展基地与桐庐县内的学校有研学合作。他还与人合伙,在嘉兴、德清以及杭州湘湖布局了高端野营基地,准备深挖周边游、小众游的市场,为共同富裕贡献绵薄之力。

  体会过惊心动魄,会更珍惜平淡中的点滴收获。

  攀岩人迎难而上,遍历山川湖海。平凡人跬步向前,终抵千里之遥。

  让我们致敬,生活中每一位勇敢的攀登者。

我心中的杭州亚运会

  高尚元、王银东 杭州市攀岩队队员

  我们今年15岁,学习攀岩有4年了。能被选中进入市攀岩队我们感到光荣,会以那些在亚运舞台为国争光的运动员前辈为榜样,好好努力,早日成才。亚运共赢,心动杭州!

  朱锡华 桐庐纪龙山神仙峰户外运动有限公司CEO

  我是桐庐县瑶琳镇桃源村人,从事户外拓展运动行业。看着周围环境因亚运变美,道路因亚运打通,每天都对未来充满期待。这几年杭州全民健身的意识日愈浓厚,大家正以积极的面貌迎接亚运的到来。

在去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上,攀岩项目首次入奥。同时,攀岩也是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当下,攀岩正随着户外拓展休闲热打开知名度,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打卡尝鲜。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

为了查看本网站并享受更好的在线体验,
请免费更新您的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