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从小众走向大众 击剑这项古老运动正在展现它的风华

2022/05/05 09:44

  剑道上,两名剑手拔剑行礼。

  沉默,肃然。

  倏忽间,心念流转,电光火石,剑声铿锵……在长14米、宽约2米的剑道上,满是速度、力量、悬念。几轮激烈的攻防,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无法确定胜负,这,就是属于现代击剑运动的独特魅力。

  这项古老运动,在古代埃及、中国、希腊、罗马、阿拉伯等国家就十分盛行;在中世纪欧洲,又因其优雅的动作、灵活的战术、悠久的历史以及绅士般的礼仪,被视为贵族骑士的七种专属运动之一。时尚又古老,优雅又健美,它比高尔夫、马术、网球更不受天气场地限制,它让你在心荡神迷的运动之间获得快乐体验。

  早在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上,击剑就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历经百余年的风霜,击剑从未缺席过各大赛事的舞台。而今,“击剑热”也已在杭州悄然兴起。

image.png

从小众走向大众

  “出剑快,干脆利落。”“这是属于你自己的记忆点,要记住它。”……在杭州黄龙艾鲁特·孙武击剑馆的训练场上,9岁半的许言正在教练的指导下不断练习。她虽然只比一米多长的剑高出了一头,但在场上的动作一板一眼、有模有样。

  别看她年纪不大,学习击剑已近一年。许言不光在训练时认真听教练讲解动作,休息时也会自顾自地练习,虽然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头发,她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得出,她是真的喜欢这项运动。

  许言的妈妈在场外,趁着间隙给女儿递一杯水、一条毛巾。她说女儿接触击剑也是机缘巧合:“当时她和她的同学觉得击剑挺新鲜,就一起报了。许言的性格也比较活泼,也是真心喜欢这个运动。”

  一开始她对女儿还是有所担心,毕竟是女孩子,年纪又小,但许言的表现很快就打消了妈妈的担忧。

  “她上课很认真的!也比较听教练的话,能很好地保护自己,所以我也就放心了。”在她看来,有专业教练的指导,女儿接下来的发展才会更加顺利。“我们对她以后还没有太多规划,也不一定要练到体育特长生甚至职业运动员的地步……这项运动对她的身心健康有好处,至于以后会怎样,还是要看她自己的意愿。”许言妈妈笑着说。

  “小姑娘很有天赋,身体也很灵活,练习也很刻苦。”教练蒋立军教授时很严厉,但私下里很看好她。

image.png

蒋立军在指导许言进行动作训练

  国家一级运动员、黄龙艾鲁特·孙武击剑馆副馆长蒋立军是浙江省最好的重剑教练:在2021年浙江省青少年击剑锦标赛,黄龙艾鲁特击剑俱乐部获得9个冠军、5个亚军和10个季军,而其中前8名都是蒋立军弟子。

  身高1.88米的蒋立军练习击剑已经16年了——16年前读体校的时候,因为身高优势,他被选为击剑运动员,从此拿起长剑在赛场上恣意纵横。2016年,随着培训中心在杭州的落户,蒋立军来到杭州执教。“击剑对于我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前自己是一名运动员,现在我是一名教练,都没有离开击剑。教练其实是一项很复杂的工作,不仅要训练运动员的技术动作,还要指导他们的心理,同时还肩负着推广击剑运动走向全民的责任。”

image.png

蒋立军

  “杭州的击剑运动发展比较晚:2016年前,浙江击剑培训市场几乎是空白;那时,很多人对击剑的印象仍然停留于电视上,真正接触过击剑的人还是少数。但是这几年,无论是俱乐部还是学员,都增加了很多。”事实上,这家当时还叫“黄龙·艾鲁特国际击剑中心”的培训中心也是第一家进入浙江的市场化击剑培训中心。

  “除了在经营的一些市场化的培训中心,这两年我们也相继在杭州各个中小学开展击剑运动进校园的活动。我们派教练在这些学校免费开展培训课,有的学校还组建了击剑队出来参加比赛。”经理人叶晓东介绍说,从小众到大众,击剑迅速走入杭州人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和喜欢这个项目,击剑也就慢慢蓬勃了起来。”

击剑之“贵” 贵在精神

  在中世纪的欧洲,击剑与骑马、游泳、打猎、下棋、吟诗、投枪一起被列为骑士的七种高尚活动。彬彬有礼,尊敬他人,谦虚谨慎,这就是骑士日常生活中的待人之道。再加上影视剧的演绎,让击剑这项推崇“礼仪,公平,平和”的运动充满了贵族气息。

  那么,击剑“贵”吗?

  击剑之“贵”,贵在精神,而非身份标签,也绝非学习成本。正如东京奥运会上,孙一文“一剑光寒定九州”威武夺魁之霸气。当人们穿上白色的击剑服,戴上黑色的护面,潇洒地手持长剑傲然而立的时候,一种自信的气质油然而生。

  击剑不仅是一种锻炼体能和防身技能的体育项目,同时还培养了文明礼仪,可以使训练者从内在气质上发生改变:仪态更优雅,气质更具底蕴。

  击剑也讲究“骑士精神”,传递着一种公平、正义、勇敢的精神态度。点到为止、尊重对手,而这种精神态度,对孩子未来的影响、性格的养成,有着重要的价值。

  蒋立军介绍道:“击剑对孩子的性格培训、身体发育而言,都是一项非常好的运动。从运动量来说,击剑的体能消耗不亚于其他任何运动。孩子踏上剑道,面对对手和场上的突发情况,都需要自己解决、克服难题,长期训练能培养孩子不怕困难、积极面对的心理素质。”

  击剑运动不仅是体力的较量,还是“烧脑”的运动,所以被誉为“格斗中的芭蕾”。在搏击交手过程中,双方需要不断观察不断思考,在进入交锋距离内、在有限的时间里,迅速作出反应,尤其对青少年的头脑和智力以及身体的良好发育,都是一种非常有益的培养。这也正是越来越多家长们让孩子学习击剑的初衷。

  像许言这样的少年还有很多,他们更多的是把击剑看成一项学习之余的减压方式,所以几乎每个剑种都有学员在坚持。根据技术特点,击剑分为花剑、重剑、佩剑三个剑种,相比而言,重剑更具运动性,佩剑速度最快,花剑更需要技巧和准确性。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杭州有十余家培训中心,仅黄龙艾鲁特·孙武击剑馆就有1000多学员正学习击剑,覆盖年龄从四岁到五十多岁。

image.png

image.png

“亚运+校园”

击剑备受青年学生追捧

  在高校,击剑也备受青年学生的追捧。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下称“杭电”),就有一支专业的击剑队。

  “我的偶像就是孙一文。”金融专业的大二学生童煊涵告诉记者,“我的爸爸是体育迷,去年跟着爸爸看奥运会比赛,孙一文太酷了。”这种“酷”促使童煊涵入学之后就加入了学校击剑队,练习花剑。

  此前,她没有参加过任何专业运动,尽管击剑队的训练很艰苦,她还是坚持下来了。“击剑的门槛低,属于易学难精的运动。而且它很锻炼我的反应能力:两两对决时,能预判对手的预判,这才是强者。”击剑训练让童煊涵辛苦却快乐着,“想着以后简历上能有一笔:击剑运动员,感觉整份简历、整个人生都更出彩了。”在课余,童煊涵还积极参与击剑运动的宣传和推广:“我报名了亚运会志愿者,已经通过了面试。希望能被分配到关于击剑的岗位上去。”

image.png

童煊涵

  杭电击剑队成立于2017年,曾代表杭电参加过全国击剑锦标赛;队里大多是大一至大三的学生,每年经过选拔入队,一年大约20人,到现在有60多人参与。

  教练汤更国,是这支击剑队的发起人,“刚开始,我们在校外的爱搏体育击剑馆进行训练,学生完全是出于爱好来的,慢慢地队伍就建起来了,后来开始在学校和爱搏击剑俱乐部两地进行训练,并成立了校队。”

  “学生们的热情很高、进步也快,从刚开始的零经验,到现在已经可以去参加一些俱乐部比赛了。”训练队主要教授花剑和佩剑,除汤老师外,还外请了两名教练。每周,他们都会进行4—5节课时的训练。

  更让同学们兴奋的是,杭州亚运会击剑比赛举办地就在自己的学校里——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体育馆——总建筑面积达到1.4万平方米,场馆里有5000个座位,整座体育馆的外形就像一个巨大的UFO,所以被大家称作“飞碟”体育馆,里面还藏着许多“黑科技”——“击剑比赛对灯光要求很高,所以馆内设置了160套LED比赛照明灯,可通过不同位置和角度的调整和测试,设置不同模式,以满足不同赛事和活动的照明要求,而且不同模式可瞬间开启,一键切换。场馆内的音响系统也满足最高级别赛事的需要,整个体育馆的四壁都是吸音壁,可以有效消除场馆里的回音。”杭电体育馆建设项目负责人张巧珍为记者揭开部分“黑科技”的面纱。

image.png

image.png

杭电击剑馆内外

  杭州亚运会期间,这里将产生12枚亚运金牌。击剑项目将有决赛馆、预赛馆和热身馆3个馆投入使用,“飞碟馆”是决赛馆,有5条剑道,而一旁的预赛馆有6条剑道,热身馆则有8条剑道。

  张巧珍介绍说,亚运会后,击剑馆的设施会作为亚运遗产留存在学校,届时必将进一步推动学校击剑社团运动的发展,让亚运文化的种子在高校里发芽、开花和结果。

  我心中的杭州亚运会

  童煊涵 杭州亚运会近在眼前,人生中能亲历一次亚运会是我的荣幸,必定铭记一生。作为击剑队员,我希望自己能亲临亚运会比赛现场,见到我的偶像的飒爽英姿,感受赛场上的刀光剑影;作为志愿者,我也想为家门口的亚运会尽一份力。这也是疫情之下,一次特殊的亚运会,希望所有的运动员在保护好自己的情况下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赛出水平和风格;所有工作人员也能身体健康,让杭州的风采冲出国门走向世界。

image.png

  2021年7月24日,在东京奥运会中,中国金花孙一文(右)以11:10战胜罗马尼亚选手波佩斯库,夺得女子重剑冠军。这是中国击剑时隔9年重夺奥运会金牌,也是中国剑客第一次夺取奥运会女子个人重剑金牌。孙一文也是许言、童煊涵的偶像。今秋,期待她在杭州亚运会的表现!

倏忽间,心念流转,电光火石,剑声铿锵……在长14米、宽约2米的剑道上,满是速度、力量、悬念。几轮激烈的攻防,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无法确定胜负,这,就是属于现代击剑运动的独特魅力。

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

为了查看本网站并享受更好的在线体验,
请免费更新您的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