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焦点新闻
致敬!高温下的亚运场馆建设者
2020/08/09 11:18 来源: 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组委会 作者:记者 文/陈依依 郑媛 图/方建飞

  台风刚过,晴热高温重新霸占杭州天气舞台。8月5日上午6点,拱墅区运河亚运公园体育馆和杭州奥体中心主体育馆、游泳馆建设工地上已是机器轰鸣,一片沸沸扬扬的景象。

运河亚运公园体育馆施工现场图

杭州奥体中心主体育馆、游泳馆施工现场图

  工人王宽民:打包檩条和钢柱一周用坏四副手套

  在运河亚运公园体育馆施工现场,工人们正在“打包”檩条。塔吊落钩,捆扎好的檩条被工人固定在吊钩上后就“发货”至场馆屋顶。

运河亚运公园体育馆施工现场

  

  架子工给安全架刷漆,为它“穿上”警示衣。

焊工为场馆“量身定制”檩条尺寸。

  高温高空下的“蜘蛛侠”。

  每个工地师傅都有自己的工地“标配”:安全帽、毛巾、水杯,以及安全索套。 “夏天在工地干活,必须多喝水,1.5升的水杯,每天要至少喝掉3大杯!”来自陕西西安的王宽民说。还没到午时,毒辣的太阳就已经把檩条和钢柱晒得烫手,王宽民的手套已经磨破,但还是舍不得丢。“一副手套只能用2天,一周最多时得用掉4副手套。我和它都再坚持一下吧,大家都不容易。”王宽民幽默地说。

建筑工人王宽民的手套。

  运河亚运公园体育馆顶部的钢板密密麻麻,经过太阳暴晒后变得十分烫手,赤裸的皮肤长时间接触会“挂彩”。高空作业的工人们,除了要忍耐高温的“烤”验,还要穿着长袖避免太阳暴晒和钢筋烫伤。“在场馆顶部工作很热,背部受太阳暴晒,脚下有钢板“炙烤”,手腕和脚上有时会烫出水泡。为确保工作安全,现在我们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上午5:00-10:00,下午5:00-9:00,尽量避开高温时段。”卢万炬以前是架子工,现在“转站”场馆顶部从事网架焊接工作,“高空作业不方便上厕所,所以我只带1升水。”卢万炬说,每天弯腰低头干工作,腰酸背痛是常事,又热又累的时候就喝几口水,在高处眺望下杭州景色。

  运河亚运公园工地还有一间简易的休息室,里面有直饮水机、桌椅供建筑工人休息。藿香正气水、藿香正气丸等降温品也会定时发放给工人。

  作为杭州亚运会53个比赛场馆之一,运河亚运公园体育馆是杭州主城区范围内唯一新建场馆。目前,场馆钢结构幕墙柱完成30%,屋面檩条安装总体完成了70%,屋面断水将于 9月15日完成。整体工程将于2021年3月完成主体验收。

  工人赵现花:我们是一对夫妻档 同样的辛苦一起分担

  下午4点,太阳还在高空肆虐,但杭州奥体中心主体育馆、游泳馆施工现场,工作氛围和天气一样火热。

杭州奥体中心游泳馆内施工现场。

火花四溅,一位工人师傅在切割钢条。

主体育馆顶部,五位“大力水手”合抬铝镁锰板。

游泳馆顶部,工人师傅在安装鱼鳞蜂窝板框架。

“高温侠”用全站仪为每一块装饰板放点定位。

  在炎热的室外施工现场,49岁的赵现花和工友互相逗乐解压,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我主要负责推土,一车土至少200斤重,我一上午能推二三十车。”赵现花说,她和丈夫从四川来杭州打工,是工地众多夫妻档中的一对,两人一起从事路面铺设工作,同样的辛苦一起分担。 “我儿子也在杭州工作,如果2022年我们还在杭州,一定要来看一场比赛,我想让儿子看看他爸爸妈妈干活的地方有多大,有多美。”

工人赵现花顶着高温辛苦工作中

赵现花丈夫(右)和工友合力抬一块石板,共铺一条“国际大道”。

  游泳馆室内,来自安徽淮南的田友利正铲着混凝土。混凝土浇筑施工有特殊要求,施工开始后就要一次性浇筑完成,往往要连续施工十几个小时,连吃饭都只能在施工现场。“最累的一次连续施工一天一夜,手上都磨出厚厚的黄茧了。现在可以和工友换班,但是混凝土浇筑还是不能停。”田友利从事工地工作20多年,皮肤晒得黝黑,从衣袖到后背,工作服已经湿透变成另外一种颜色。

田友利的衣服已经湿透,浇筑混凝土是一场“硬战”。

  “高温工人的工作很辛苦,我们在工地设置降温喷淋,既能防尘还能降温,休息区会全天供应解暑绿豆汤,降温药品和夏送清凉慰问品也会全覆盖发放。此外,为了方便高空工作者喝水我们还在场馆顶部放置饮水桶。”中建八局杭州奥体中心亚运三馆项目土建主管王琦辉说。

  据了解,杭州奥体中心主体育馆、游泳馆项目施工过程中克服了疫情、雨季、汛期、高温等各种不利影响,正因为有了各方支持配合和工人师傅的辛苦努力,目前项目主体结构封顶,实现场馆屋盖整体闭水,机电安装管道、桥架完成80%,室外铺设工程完成近70%。施工进度符合预期,今年年底,这座外形酷似蝴蝶的场馆将迎来“振翅欲飞”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