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筹办动态
参与项目各个环节 他是亚运场馆工地上随叫随到的“多面手”
2021/02/19 14:38 来源: 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组委会

  编者按:过去的2020年,杭州亚运会各项筹办工作稳步推进,亚运会场馆和设施的建设工作也追赶着建设“进度条”。2017年10月,杭州亚运会杭州市场馆及设施建设行动大会暨亚运场馆开工活动在杭州奥体中心体育游泳馆项目现场举行,标志着亚运会场馆及设施建设正式拉开序幕。按照建设计划,2021年12月,亚运会所有场馆及设施要全面竣工交付。这期间,每位“亚运建筑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当中也涌现了不少优秀人物(及团队)代表。

  我们推出“亚运建设者”系列报道,讲述这些平凡亚运人的不平凡故事。本期人物:孟华斌

杭州亚运会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项目现场负责人

  杭州亚运会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位于绍兴柯桥区和镜湖新区交界处,总建筑面积约16万平方米,将承办杭州2022年亚运会棒球、垒球两项比赛。

亚运会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效果图

  本期“亚运建设者”孟华斌,是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项目现场负责人。1989年出生,绍兴人。

每天在现场盯着他才觉得放心

  亚运会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项目工地,临时搭起的集装箱房二楼有间小小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两张大大的项目图纸贴在墙上,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两把椅子,除此再无他物。这是孟华斌的办公室。

孟华斌办公室窗外就是忙碌的工地

  他个子不高,笑起来有些腼腆,带着两个酒窝,话也少。坐在他的办公桌前,从正对着的窗户望出去,就是热火朝天的工地,身着统一服装、戴着头盔的工人们正在忙碌着。

  孟华斌的任务是“监工”。“监工”要做到今日事今日毕,日报、周报、月报不间断,全面记录实际情况,及时发现问题、反映问题,解决问题,落实年计划、月计划、周计划,层层控制,及时调控。每天到工地后,他首先要核实当天工程进度。

  “现场有500多个工人,这么大的工程总有管不过来的地方。”他说。工地还有十几位监理、三十几位施工管理人员,但孟华斌还是不放心,和参建单位的同事们坚持泡在现场进行督促,“我们自己以身作则,认真对待工作,大家才会受到影响,也变得积极起来。”他说。

  他记得有一次半夜里被喊了回来,当时正在开挖地下室,正值江南的梅雨季节,地下室基坑排水压力大,给土方开挖造成不利影响。他觉得“只有每天都在现场盯着”,眼睛看着才放心。“几方施工,有时候内部也会产生一些分歧,我们需要及时去发现,解决。”涉及的外部矛盾也要及时协调处理。

  场馆建地下室时,周围的土层比较松软。但场地边缘高速公路匝道将搭设满堂支架,两个工程“打起了架”,“这样可能导致地下室基坑失稳。”最后经过协调,双方错开了施工日期。自打2020年6月工地动工以来,这是孟华斌每天的日常。

随叫随到 参与项目各个环节

  孟华斌是绍兴本地人,家离工地也不远。正因如此,孟华斌随叫随到。孟华斌的工作虽然看起来平凡,琐碎又繁杂。但需要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最好还是个“多面手”。

孟华斌在工地现场

  他的主战场,除了在工地现场,还有一堆堆的文件。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项目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在建设过程中,他办手续、搞招投标、管合同、编文件,审图纸、查工地、抓进度、保安全,什么都干。

  其实动工之前他就参与项目了,“什么环节都参与,包括前期各种专项、环境评估、稳定性评估、征地拆迁等。”场馆地跨越城、柯桥两个区,前期涉及到的文件和协调工作特别多。工地工程需要两头开门,涉及不同的城区,“光是开两道门就跑了半个月。”

  “解决问题的不是只有我,更是靠团队。”孟华斌说。1月25日,亚运会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项目完成所有地下室顶板浇筑,比原计划提前7天完成项目地下室主体结构,开启地面钢结构吊装工程。

  春节期间,为保证施工进度,也为响应政府“就地过年”的号召,工地提出“迎亚运保通车、奋战在工地”的口号。他说,今年春节,大约有五六十名外地工人留守在绍兴过年。“比起工人兄弟,我这都不算什么。”孟华斌一直强调,自己只是千千万万“亚运螺丝钉”中平凡的一颗。

  其实,正是像他这样许许多多平凡的人,每天努力坚守岗位,最终汇聚成了杭州亚运会筹办工作的精彩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