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杭州欢迎您 > 运动杭州
家门口的滑雪场 为什么很多教练带着东北口音?
来源: 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万禺 江玥

  在杭州工作的90后女孩哒哒,是一位滑雪爱好者。往年冬天,她总会利用几天年假,和同样喜欢滑雪运动的几个小伙伴飞到吉林松花湖滑雪场或者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痛痛快快地滑一次雪。 

  今年元旦,哒哒原本计划好的东北滑雪之旅,因疫情而取消。滑雪群里的朋友们安慰她:东北去不了,在家门口也能滑。三天小长假里,哒哒和朋友们从杭州出发,自驾两个多小时去了桐庐生仙里国际滑雪场。 

  雪质和滑雪体验真的不输东北。对于家门口的这次滑雪之旅,哒哒感到很满意,同时又有点好奇,我和三个朋友在滑雪场各自请了教练,回宾馆一交流,发现大家的教练都是东北人。 

  这是个巧合吗? 

  东北汉子来浙江14 带来近千位 东北体育高校专业滑雪人才 

  我们滑雪场目前有100个滑雪教练,除了少数几个来自绍兴、福建等地,95%以上来自东北。浙江安吉云上草原滑雪场市场部的经理李明宇向快报记者介绍。 

  去年12月中旬,云上草原滑雪场正式对外开放。在这之前,滑雪场便和来自东北的专业滑雪机构达成合作。后者为滑雪场陆续输送了90多名东北籍教练。为了招待好这群来自东北的姑娘小伙,云上草原滑雪场在安吉的山川村,为他们修建了员工宿舍。 

  比起这群初来浙江的东北教练,苏延龙在浙江滑雪场工作的年头显然更长。来自黑龙江省鹤岗市的他,既是云上草原滑雪场滑雪学校的校长,负责学校的日常管理及教学工作,又是这帮年轻东北教练的主心骨、老大哥。早在2007年,还在哈尔滨体育学院滑雪专业就读的苏延龙,就来过宁波商量岗滑雪场体验。正是那一次滑雪,让这个东北汉子和浙江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来滑雪场体验的游客已经有不少了。苏延龙回忆,很多操着南方口音的游客,踩着双板从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滑过,还没滑出去多远,就连人带板摔倒在雪道上。见他滑得溜,五六个因为掌握不了滑雪技巧一直摔跤的南方游客,把苏延龙团团围住。听说我来自东北,大家的眼睛都瞪大了。 

  就像东北人觉得浙江人游泳好一样,浙江人也由衷佩服东北人骨子里自带的滑雪基因。接连在浙江当时的几个滑雪场体验后,苏延龙感受到了浙江人对滑雪这项运动的热爱。此后,看好南方滑雪市场的他一直往返黑龙江、浙江两省,一边作为滑雪专业人士,参与温州当地两家滑雪场的建设,一边作为星探,为长期固定合作的10家浙江滑雪场,输送近千位来自东北各大体育高校的专业滑雪人才。 

  现在,到了冬季,苏延龙已经很少有时间回东北老家生活和过年,最近十多年的冬天,我基本在浙江这边。 

  对摄影摄像一窍不通的东北滑雪教练 

  成了网红学员专用摄影师 

  这几年,苏延龙已不在滑雪场的一线,做游客的滑雪教学工作了。不过,为了不让自己挖掘出来的这些东北教练,在其他省市同行面前因技术不行而跌面子,他还是会抽时间指导他们,学习更加适合南方游客掌握的实用滑雪技巧。 

  现在,浙江滑雪场上的滑雪教练大多来自东北。提到这些后辈,苏延龙言语中满是自豪:在浙江滑雪场工作的这些东北教练,不仅有在校和已经毕业的大学生,还有很多拥有研究生的高学历。这些既有专业实践能力,又有理论水平的东北滑雪教练,受到了很多浙江游客的好评。 

  我去滑雪场之前也没有预约教练,就在现场随意找了一个男教练。哒哒说,这位带有东北口音的男教练收费是1小时200元,和他学了差不多半小时,我一个江南人就掌握了双板的滑雪技巧。 

  更让哒哒感到惊喜的是,这位热心的东北教练还是一个拍视频的好手。回杭州后,哒哒把教练为她拍的滑雪小视频发到了朋友圈,朋友都说好羡慕我,一个女孩子滑雪这么溜,太酷了。 

  在杭州滨江一家室内滑雪场做滑雪教练的东北小伙小戴说,除了日常教学员滑雪,在其他配套服务方面,他也和很多老乡一样正在学习摸索。 

  从沈阳体育学院滑雪专业毕业两年后,去年,在同样做滑雪教练的老乡建议下,小戴来到滨江的这家室内滑雪场上班。和同事们混熟后,他发现公司现有的11位教练,算上他有10位是东北人。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原先在东北老家的滑雪场工作,大家来浙江后有一个共同感觉,就是这边的学员除了注重教学质量,还很重视服务。 

  小戴教的学员中间,有网红,也有带货主播。在学滑雪的时候,他们都希望小戴能帮忙拍出美美的照片和视频,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发到粉丝群。 

  作为体育生,小戴原本对摄影摄像一窍不通,现在什么运镜、剪辑,我都会了。如今,小戴专业的摄影摄像配套服务,为他吸引了不少网红学员。 

  初来浙江的小伙 想念妈妈的东北大锅菜 想抽时间到杭州看西湖 

  和已经在浙江工作近一年的小戴不同,来自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22岁东北小伙徐朝阳,来这儿还不到一个月。 

  20201221日,徐朝阳从老家牡丹江出发,先坐了近2个小时的高铁到哈尔滨,又从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乘坐3个多小时的飞机,抵达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从萧山机场再坐2个多小时大巴到杭州汽车北站后,来不及找酒店休息,他继续搭乘近2个小时的大巴辗转前往安吉。 

  徐朝阳是牡丹江师范学院滑雪专业学生。去年,在同专业师兄引荐下,抱着改变一下教学方式的想法,他从东北老家辗转南下。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离家千里的浙江,刚来滑雪场的那几天,我最想念的还是妈妈炖的东北大锅菜的味道。 

  因为云上草原滑雪场建在山上,每天,徐朝阳的时间都被精准切割:早上不到7点,起床、洗漱,吃好早餐;7点半,准时和同事们从山下的宿舍出发,步行10分钟到游客集散中心;之后,乘坐5分钟的景点大巴来到索道站;到索道站后,继续坐10多分钟的缆车到滑雪场。 

  云上草原滑雪场上午开放的时间是845分,在大批游客上来之前,徐朝阳要和同事们一起完成准备工作,比如检查雪道、防护网,整理各种滑雪器材。9点多,在游客陆续到达滑雪场后,徐朝阳持续近8个小时的教学工作就开始了。 

  徐朝阳的很多学员是来自浙江、上海等地的白领,很多滑雪小白对这项体育运动充满热情。滑雪场实行的是续费制,很多学员一次学不完,会接着续两三个小时。这时,如果已经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徐朝阳也不会撇下学员去滑雪场的餐厅吃饭。 

  来安吉前,爸妈给他带了满满两大袋哈尔滨红肠。想不到还真派上用场了。实在来不及吃中饭,怕教学中途体力不支,每次带学员乘滑雪场魔毯到雪道的途中,徐朝阳都会抓紧从口袋里拿出备好的红肠咬几口。 

  最近,红肠吃完了,他的新午餐换成了面包和牛奶,都是从我们宿舍楼下的小超市买的,价格一点也不贵。这个开朗的大男孩乐呵呵地说。 

  一般到了下午四五点,滑雪场的大批游客会陆续下山。不过,徐朝阳也教过一些学员,最晚学到了晚上8点半。等到学员乘索道离开,独自收拾好滑雪器材后,徐朝阳换着索道、景点大巴、步行这三种方式回到宿舍时,已近晚上10点。回来换洗贴身衣物时,衣服上都有汗液蒸发后留下来的盐粒。 

  云上草原滑雪场给教练们的休息时间,是每月4天。不过,随着滑雪这项运动在浙江越来越热,徐朝阳和很多东北教练一样,舍不得休息。爱好滑雪的游客纷至沓来,这让滑雪教练这份工作更加辛苦,但也带来了更为丰厚的回报。 

  一位比徐朝阳早三天来云上草原滑雪场的东北年轻教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收入近万元。这激励了年轻的徐朝阳,这个工资在东北真的很难达到。我最喜欢浙江的一点,是只要不怕吃苦,就能赚到钱。 

  来安吉的20多天时间,徐朝阳和同宿舍的7个同事一起去过一次安吉县城。滑雪场餐厅烧的菜,其实挺符合我们东北人口味的,量大口味也重。不过,难得的这次出门机会,大家还是花心思找到了县里一家比较正宗的东北菜馆,好好地吃了一顿。 

  来浙江后,徐朝阳一直想抽时间来离安吉不远的杭州看看西湖。不过,基本上每天宿舍、滑雪场的两点一线,让他暂时还不能完成这个心愿。 

  浙江已有16家滑雪场 

  冰雪旅游旺季 不只属于东北 

  这几年,滑雪这项运动在浙江确实越来越热。作为浙江滑雪市场兴起的见证者之一,苏延龙经常到浙江新开的滑雪场考察。他发现不论是国营还是民营,这些滑雪场都配备了从国外进口的压雪车,这些压雪车造价不菲,在一般老牌的北方滑雪场都很难看到。 

  15年前安吉开出华东第一家户外滑雪场江南天地,到15年后仅安吉一个县就有3家滑雪场,截至2020年冬天,浙江已经拥有16家滑雪场,包括安吉江南天地、临安大明山、奉化商量岗、宁海浙东第一尖、绍兴乔波、桐庐生仙里、安吉云上草原等在内。室外滑雪场的数量达到了11家。如今,浙江人在冬天想要畅快滑雪的选择,显然更多了。 

  随着整个浙江滑雪市场的兴起,很多新建雪场正在积极抓住不只属于东北的冰雪旅游契机,在滑雪季接待大量游客。今年的滑雪市场确实非常火爆,感受到了游客们的热情。为了提升游客体验度、把好疫情防控关,元旦期间的滑雪场门票需要通过网络平台预订,并按要求严格限制游客数量。到了后面,电话来咨询的客人,都建议改期,直接来的散客就劝退。元旦小长假里,平均每天有两三千人前来滑雪。 

  新开的桐庐生仙里国际滑雪场营销负责人杨骏告诉我,江浙沪原本就聚集了一大批滑雪爱好者,就目前来看,最重要的客源市场还是来自杭州主城区,占了五六成。杭州周边的滑雪场之前只有固定的两三个,每个雪场的容量也有限。而杭州总人口基数大,消费水平高,滑雪场作为冬季里的稀缺产品,成为时尚新宠也不足为奇。非周末150元畅滑,周末220元畅滑的滑雪费用,性价比也较高,吸引了更多年轻人前来体验滑雪运动的魅力。在滑雪爱好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三四岁。 

  冰雪产业的消费市场究竟有多大?随着中国冰雪运动发展规划的提出,预计2025年冰雪产业总体规模达到10000亿元,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国内滑雪产业还有很多消费空间可以释放。 

  同样是新开的安吉云上草原滑雪场,在元旦三天小长假期间,据市场部经理李明宇透露,客流量达到1.5万人,以来自湖州、杭州和上海的客人为主。其中,有一定基础、自带滑雪装备的资深滑雪客不在少数。另据统计,开业不到一个月,在工作日期间,平均每天也有近千人来滑雪,这足见滑雪消费需求在长三角地区的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