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当前位置:首页 > 杭州欢迎您 > 美食杭州
大雪 我为腌肉追逐阳光
来源: 都市快报

image.png

  大露台成了酱货基地

  俗话说“大雪腌肉”,但事实上,连续了好一段日子的太阳让人老早按捺不住,鸡鸭鱼肉老早晒起来腌起来了。

  腌肉这件事情,杭州人,不,应该说是浙江人,属于有条件要腌,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腌。

  滕哥以前是我家邻居,作为肉联厂的退休职工,在选肉这件事情上,他太有发言权了。前两年,女儿买了套房子邀请他一起住,他听说有露台,兴冲冲地就搬进去了。然后每到冬天,这个宽敞的、太阳可以从早晒到晚的露台,就变成了他的酱货基地。

  一开始,滕哥就是酱几只自己吃吃,有得多送几只给亲戚朋友,没想到因为太好吃,场面越弄越大,鸭儿越买越多。今年我去看他的时候,露台上已经一溜晒了40多只呆大鸭儿,滕哥无奈地说,这还只是第一批亲朋好友的“订单”,这一批做好了,第二批老鸭儿就要跟上了。

  这几天这样的太阳,滕哥说鸭儿洗干净了晒一天就可以开始酱。酱好后如果还是这样的太阳,那晒个两三天就可以吃了。滕哥酱鸭儿,有自己的一套。酱油,他喜欢呆大鸭生抽和老抽掺着酱,而老鸭就单用生抽。酱油里还要加茴香、八角、甘草……各种料,这样会有复合口感。我说没想到酱个鸭儿这么麻烦。滕哥一边给鸭子拔毛一边叹气:“其他其实都还好,拔毛毛最烦。你如果想要清爽,想拔几遍都拔得出毛来。”

  其实我今年来早了,滕哥只来得及做鸭儿,还没轮到做酱肉。因为是肉联厂退休的,滕哥选肉的眼光只能用“毒”来形容。我觉得五花肉做酱肉已经很香了,他嫌五花肉太肥,坚持只用梅头肉(去骨后所得的肩胛肉)。老天,一只猪身上就那么一点梅头肉,那要跑多少个菜场!我和滕哥约好,等他集齐了梅头肉开始酱,我再来蹭吃。

  追着阳光晒鱼干

  像滕哥这种,属于有条件腌肉的。而我家附近这家温州鸭舌店,就属于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腌的。前几天我路过他家,被一阵浓烈的酒香引起了注意,硬生生停下了脚步。就看到一辆三轮车上,满满当当都是鱼干。老板告诉我,因为店面在一楼日晒条件并不充分,所以弄了辆三轮车来,可以追逐阳光。这样,太阳晒到哪里,鱼干就可以追到哪里。

  这真是属于吃货的浪漫啊。

  我就盯着这家店,每天特意踱过去看进度。就看着鱼干的水分一天比一天少,鱼皮的纹路一天比一天深。等到晒好了开始卖了,我第一时间就下单了。

  老板晒的鱼干分两种,一种是草鱼干,一种是青鱼干。我也不知道哪个更好吃,就各买了两块。

  左边颜色深的是青鱼干,右边颜色偏红的是草鱼干。蒸了10分钟,蒸的时候厨房里一阵一阵酒香涌出来,老板你这是喷了多少高度白酒……

  蒸好后赏味,感觉,各有千秋。青鱼干的肉已经紧成了一丝丝,有海鱼蒜瓣肉的质感,吃起来口感也偏咸一点,属于“饭榔头”这一派。强推草鱼干,应该是脂肪比青鱼干多的缘故,这批现腌现吃的草鱼干,肉质既有新鲜鱼肉的肥美,又有腌制鱼肉的紧实,吃到嘴里,可以感受到油脂在口腔里慢慢化开,脂肪的香气和酒精的香气交融,非常美妙。

  这几天西湖里鸟儿吃鱼蛮热闹的,我很想去和鸬鹚、夜鹭们说,你们吃了一辈子鱼,这么好吃的鱼干要不要来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