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当前位置:首页 > 杭州欢迎您 > 美食杭州
清明螺赛肥鹅 寻找杭州螺蛳王
来源: 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朱娅珍 于清 摄影 毛若皓

  今年杭州的春天来得十分汹涌。不过,也有按部就班的春意,比如一碟当令的炒螺蛳,带着渐渐肥美的滋味,开始占据杭州人餐桌的C位。

  都说清明螺赛肥鹅,可见清明前螺蛳之鲜美,而过了清明这段时间,天气一热,螺壳里不仅有子,肉也变得枯瘦,就大为逊色了。

  不时不食,还有一个词时不我待,所以,我们发起杭州螺蛳王行动,哪里有烧得最好吃的螺蛳?哪里能买到最好的螺蛳?哪家堪称螺蛳宝藏外卖……嗍螺蛳烧螺蛳的达人们,快来成为我们的杭州民间美食评论官吧。

  7000多年前的中国人 就爱吃螺蛳了 

  螺蛳到底有多好吃?真的是说来话长。

  湖南的高庙文化遗址是属于新石器时代的,那里就出土了大量的螺蛳壳,都是先民们吃过的。因此,早在7000多年前,湖南人就非常喜欢吃螺蛳了。

  2016年,云南玉溪发掘出国内最大的贝丘遗址,螺蛳壳堆积如山,而且螺蛳壳的尾巴都掰掉了,原来3000多年前的古人就和我们一样,吃螺蛳要敲掉尾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一样嗍嗍嗍。

  著名吃货作家汪曾祺对螺蛳是轻描淡写:螺蛳处处有之。我们家乡清明吃螺蛳,谓可以明目。用五香煮熟螺蛳,分给孩子,一人半碗,由他们自己用竹签挑着吃。另一个作家周作人则把螺蛳写得让人口舌生津:剢(zhuó,砍的意思)去尾巴,加酱油蒸熟,搁点葱油,要算是一样荤菜了。假如再有一碗老酒,嗍得吱吱有味,这时高兴起来,忽然想到强盗若是看见一定也要歆羡的吧。 

  有多少人在大排档或是夜宵时,会点上一盘炒螺蛳,喝点小酒,印证周作人提到的那句俗语剢螺蛳过酒,强盗赶来勿肯走

  你是嗍螺蛳高手吗? 

  在杭州,最常见的螺蛳做法是酱爆,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配方。买回螺蛳,滴几滴香油,清水里养一天,让它们吐尽泥沙,下到油锅里,刺啦一声,随着锅铲翻飞,锅里的响声和香气一齐扑出来,吸引着家里的每一个人。

  饭店里也是各有做法,上汤的,酱椒的,放紫苏的,放咸肉的,不辣微辣重辣……螺蛳的身影不仅出现在街头小店夜宵摊,也有机会登上五星级酒店的餐桌,各有各的鲜美。

  吃螺蛳是个技术活,甚至有人说判断南方人与北方人的方法之一就是会不会嗍螺蛳,反正很多人是筷子一夹嘴一吸,醇香汤汁和螺肉就一同吸出来了。

  曾经担任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一、二季总导演的陈晓卿这样写同桌的南京女性同行示范螺蛳品尝教程:伸出纤纤玉手,用前三个指头拈住一颗螺蛳,轻轻靠近唇边,两颊微微一颤,指尖便只剩下一只空壳,整个过程就像打了一个飞吻……糙汉们纷纷仿效,抓过几只,笨拙地吮吸着,弄得一屋子山响。

  不过用牙签辅助有一个好处,不用怕吃到小螺蛳。因为螺蛳的卵会在母体内孵化,直到发育完全才会被排出体外。

  所以你是怎么吃螺蛳的?嗍还是牙签挑?

  真正的螺蛳 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来一个冷知识:螺蛳是我国的二级保护动物。

  那还能快乐地嗍螺蛳吗?放心放心,受保护的,是真正的螺蛳,是田螺科螺蛳属中的一种,是中国特有的,仅分布在云南,因为种种原因,数量已经不多,因此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今年2月刚刚正式公布。上文提到的3000多年前云南老祖宗们吃的螺蛳,叫光肋螺蛳,现在已经几乎找不到了。

  而我们平常所吃的螺蛳,是俗称,其实是田螺的一种。它的学名叫方形环棱螺,属于田螺科环棱螺属,有些地方也叫它石螺。餐桌上那些更大个儿的田螺,则一般是中国圆田螺及中华圆田螺,它们在我国都分布甚广,属于田螺科圆田螺属。

  大家都是田螺科这个大家族的,算起来都是亲戚关系。

  就让我们愉快地吃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