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杭州欢迎您 > 美食杭州
一碗米酒,藏着“吨粮田”的幸福记忆
来源: 杭州日报 作者:通讯员 方琳嬿 记者 毛长久

  西湖区双浦镇有句土话,冬至一碗酒,来年甜日头。

  这碗甜酒指的是甜米酒。

  农历新年近了,此时酿一缸米酒,春节前后出坛,正是亲友欢聚的时候,喝上一碗甘醇香浓的冬至米酒,叙一叙旧情,醉在暖暖的亲情里,其乐融融地迎接新一年的到来,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而冬至酿酒习俗的由来,更满载着双浦人民吨粮田的幸福记忆。

  董阿友是双浦镇小叔房村人,是当地有名的酿酒师傅,每年酿三季酒,春秋两季酿芦稷烧,冬至以后开始做米酒。

  大家都知道双浦的芦稷土烧味道好,其实我们的米酒更醇厚。只不过米酒用的是口粮,老底子的人哪喝得上啊,只能喝芦稷土烧。董师傅带着回忆,讲起了双浦冬至烧米酒的来由。

  双浦镇由袁浦镇和周浦乡合并而成。合并前,小叔房村属于袁浦镇。上世纪60年代,由于天然的沙质土壤保水和肥力差,农业生产落后,粮食亩产量一直在150公斤左右徘徊。农民有句口头禅看看一大畈,收收一箩筐

  董师傅说,那时候分到每个成年人的口粮,一天只有7两大米吃,那是靠体力干活的年代,这点米哪吃得饱,更别想用粮食酿酒了。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袁浦镇开渠通浦,兴修水利,修筑机耕路,规划格子田,终于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粮食一年种两季,每亩地一年的总产量突破了1000公斤,实现了吨粮田的目标。

  丰衣足食后,农民开始用余粮酿酒,冬至做米酒的习俗才慢慢兴盛起来,象征着生活美满、五谷丰登。

  年轻时的董师傅在村里酱油厂做过工,后来农民生活越来越好,做酒的需求越来越多,于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从酱油厂出来,靠着从爷爷和父亲那传承来的手艺,当起了酿酒师傅,至今快30年了。

  董师傅是双浦镇唯一还在使用传统灶器制酒的人,一个柴火灶,一副木蒸桶,一个带着皮管的冷凝锅,就是董师傅的主要设备了。为什么坚持用传统木蒸桶酿酒?董师傅认真地说:老底子的办法,出酒率高,节约粮食啊! 

  董师傅指着自己家一个闲置的不锈钢蒸锅说,现在大部分酿酒师傅为了节省人工,用的都是这种容量更大的不锈钢蒸桶。这个我也有,但是不好用,桶太大,一次性蒸太多,火候就不好掌控。传统木桶和不锈钢桶的区别就好比一个是小锅精煮,一个则是大锅饭。因为用木桶蒸得透,出酒率自然更高,口感风味也更佳。 

  董师傅介绍,做米酒分为浸、蒸、焖、凉、摊、拌、藏七步。糯米蒸好后,放凉撒入酒曲拌匀,再装进酒缸里压实,室温发酵。大约20天后,就可以喝到甜米酒啦。米酒喝完以后,里面的酒糟也变了,这个时候可以用酒糟酿烧酒,最后剩下的酒糟还可以做酒糟馒头。一酒三吃不会浪费一粒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