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当前位置:首页 > 杭州欢迎您 > 活力杭州
一笔一画,手绘千年风华 “杭州宝贝”在“她”笔下纤毫毕现
来源: 杭州日报 作者:通讯员 孙媛 记者 熊艳

  在位于馒头山的市考古所库房,扎着马尾的高付杰,正伏案桌前,一笔一画地用线条描绘着德寿宫出土瓷器上的美丽纹样;她抬起头,笑眼弯弯,别看是位年轻的90后姑娘,她可是杭州市考古所的考古绘图师,年纪不大,参与项目可不少:梅城考古、德寿宫……杭州重大考古项目中出土的重要文物,除了照片,文物的准确形态以及精美繁复的纹饰,很多都需要她手中的笔来一一勾勒、呈现。 

  把文物不易观察到的信息放大 

  风雅,是刻在杭州骨子里的。 

  为了让人们更好地了解杭州人文故事,这些年来,杭州的博物馆在展陈手段上不断创新,让文物起来,细心的观众们也会发现,通常配合文物展览的展板上,会有不少手绘的文物图案。 

  公众欣赏文物往往只考虑艺术性和观赏性,但一件件出土文物背后究竟蕴藏着怎样的历史信息?却需要考古学者们带着放大镜来研究。 

  考古报告,是最一手、最专业的呈现;考古绘图,便是呈现在考古研究中的放大镜”——很多文物在地底下埋藏了千年,尤其是一些金属类,表面纹样很有可能被铜锈腐蚀而看不清。专业的考古绘图师,拥有一双火眼金睛,文物的器形、大小、纹饰等原始信息被精准扫描、记录,不易观察到的细节被无限放大,让考古学家们第一时间就能根据图案以及照片等,准确判断出文物年代,也使文物在博物馆展陈时让观者能一目了然。 

  2017年,高付杰参与了海洋公园二期项目部分墓葬图的绘制,同年至2018年间完成了南高峰塔遗址全部器物的绘图、清绘图,部分野外遗迹的绘图及全部遗迹清绘图。除此之外,还有淳安墓葬出土的部分器物绘图及清绘图、临安章士全墓葬出土的器物绘图及清绘图、拱墅区西塘河地块出土的器物绘图及清绘图、半山皋亭山墓葬出土的器物绘图及清绘图等。 

  考古绘图不容一丝虚构 

  高付杰的办公桌上,放着三角板、直尺、圆规以及各种画笔。文物绘图前,她需仔细观察文物,再争取将所有信息都收录进大脑,再将文物的长宽高等详细数据进行精确测量,最后按比例画到纸上。 

  在已经可以拍摄照片、甚至3D打印的年代,为何文物非得要绘成图呢? 

  照片可替代不了考古绘图的作用。高付杰解释说,在许多科学研究工作和科学技术的书籍中,都使用大量的图形来记录和说明问题。同样的,一份完整的考古发掘报告或论文都附有一定的绘图资料,作为文字部分的形象说明,让考古报告更加直观。而且在考古工作中,考古绘图也是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贯穿于考古工作的整个过程中。 

  或许有人会问,都是绘图,为何不找美术学院的师生帮忙呢? 

  高付杰说,两者确实都是绘画,但是美术绘画与考古绘图是有区别的。美术绘画一般是从艺术的角度来,凭借视觉修养、技巧、艺术理论和透视学来作画;而考古绘图是从科学的角度来,凭借规、尺、板等工具来绘制,后者不容一丝虚构。 

  很多图画绘制过程很艰辛 

  就是在办公桌前画画图,这个工作看起来很轻松呀?记者问出了很多读者的疑问。 

  很多绘制过程的艰难,你们难以想象。高付杰旁边的同事忍不住插嘴道。 

  举个例子。考古工地大多都是在荒郊野外,绘图的工作环境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2017年,萧山海洋公园工地有很多墓葬图需要绘制,时间紧任务重,便派高付杰去帮忙。到了工地后,一桌一凳、一些绘图用具、一个帮忙的民工,就开始了墓葬图的绘制。当时还下着小雨,又处在山上,风一刮可太冷了,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围着围巾只露出双眼睛……这一画就是一个多月。 

  其次,很多考古绘图要求画正投影,但是很多文物、建筑构件高好几米,而且距离宽,怎么画?2019年梅城考古的建筑构件绘图就是一堆难啃的骨头。高付杰说,当时是4月底,那边没有绘图的人员,她被找过去画建筑构件,而建筑构件与瓷器不一样的——“首先,建筑构件比较大,视觉角度变化大,很难去把握,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先用相机拍摄好,然后再根据照片角度和文物细节进行绘制……“建德梅城这批文物画了有三四百件,她也足足在那里待了一整年。 

  也许有人觉得,在考古工种中,发掘和研究者显然更是主导,也更容易出成果,而考古绘图更像是为他人做嫁衣。听到这样的说法,高付杰变得严肃起来,她强调说:这份工作很重要,必须有人来做!既然选择了这个工作,如何做好便是自己的职责。 

  透过图画笔触,仿佛看见了文物的千年芳华,从历史的足迹里透露出来;这样的精神也展现了新中国文物考古工作者探究中华文明的艰辛历程。